山庭魂

懒死了要

树读

 树读

1.树

  

他已经活了太久。

 

 最初他还很小,闭着眼睛沉睡在土壤,怀揣着看见阳光的微小愿望开始不停生长。

 

他像一个懵懂的孩子,立在固定的地方,看墨色的小巷,热情淳朴的人们,与他一般高的孩子咿呀笑着,送来一瓢水。尝到与雨水不同的甘甜,他愣了,随即学着其它人们的样子,微弯下眼角,绽放出一个笑容。

 

渐渐地,他挺直了腰背,细绿的枝干缓缓舒展,撑起了一把小小的绿伞。灰扑扑的墙壁长出了大片深绿的苔藓。

 

当初送来水的孩子长大了,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戴上了镜框,笑得很温柔。现在按人类的说法该成作是少年了罢,他垂眸想着,却只见少年那双蒙水似的深情眸子紧紧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身边的绿叶,说:“叫你源儿可好?”说着笨拙的攀到枝丫间 ,挂上了一段红绳与一个指节大小的木牌。

 

他怔怔的看着,细碎的阳光在少年的脸上打出阴影,眉眼尽是柔和,如果人类看得见物怪的人形,那便是一人类男孩虔诚的在白净孩童的脖颈系上红绳。

 

他惊于少年说话间露出的稚气虎牙,又无奈的想,傻子你给一棵树起名啊。

 

少年有个习惯,每日午后,在荫蔽处读书,他就在不远处看着期望自己也能长成荫蔽,能让少年在树下乘凉。

 

四季平缓而过,他曾开出无名的白花,又曾沉默看着少年一日日归去又重来。他什么也不能做,只是任时间流淌,看自己的叶子嫩绿又枯黄,少年的身形在夕阳下单薄到坚实。

 

眼睁睁看那人路过。  今天也不来看书吗?他失落的想着。明明我已经长成一颗大树,可以带来阴凉了呀。

 

期待又失落,渐渐地,又是几年过去了。

 

当时的少年现在已经步入社会,久未归家,如今回来时却在路过他时,一如当初般绽出温柔而恬静的微笑。

他突然就释怀了。

 

你看,时间没有把你偷走。

 

与人比起来,树的时间还是太过漫长。

 

曾经高大的灰色围墙如今已经低矮破旧,月夜低絮的鸣虫,星空,阿婆的歌谣都消失了。

 

他站在原地,沉默着看周围环境变迁。曾经坐在他荫蔽的人们找不到了,那个有着虎牙的孩子也弄丢了。

 

难过又如何,他终究不能如人类般开口宣泄。唯独只能接着做自己该做的。

 

时间给予了他清澈的杏眼,干净的面容。却唯独没有送给他声音。他看着一批批离去的人们想挽留,张开嘴又苦涩的发不出声。他闭上眼睛,吸进一口浑浊的烟又呼出干净的气体,他给这世间的,还是那抹从别人身上学到的温柔笑容。

 

连他也没注意到的是,时光早已把他雕琢成和少年相似的模样。

 

 

 

 

某日醒来,感到触碰,近乎激动的往下看,却是一位带有浅浅梨涡的男孩。

 

无奈而又淡淡的喜悦。

 

终于又要有新住户了。

 

“你好。”嗓音很熟悉,他疑惑的偏头,看见了一只白色的猫。蓝色的瞳仁说不出的高贵。猫轻盈的窜上他的枝头坐下,在他面前现出人身。黑发服帖,笑容柔和,虎牙稚气。他愣愣的看着,视线模糊间听见那只猫慌乱地喊着:“哎哎你怎么哭了?”

 

   你已经忘记我了吗?但谢谢你又回来了。


评论
热度(7)
©山庭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