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庭魂

懒死了要

树读

树读

2.猫

 

王俊凯显然很中意那棵树,一天三次吃过饭就去报到。哦对了,王俊凯是只猫妖,无论人形怎样帅到无法无天人类也看不见的妖怪。主子是个叫千智赫的弟控(千智赫表示不想和你说话,并冲你扔了一包猫粮。<( ̄ˇ ̄)/)

 

 

新居院外那棵树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妖精了。原型高大挺拔,枝繁叶茂。人形却是比他还矮一截的男孩,杏眼清澈,明明在世上呆了很久却感觉未染尘土。可怜的是,因为原型是树,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够离开本体在的位置。模样乖乖巧巧的,让王俊凯总有种想更加和他亲密的感觉。

 

那人静默无言,白净的手腕挂着一截红绳,红绳上挂着一个古旧斑驳的木牌

上面歪歪扭扭的刻了一个字,“源”。

 

混的时间够久后,王俊凯调笑着你的姓是什么,那人冲他笑了笑,拉过他的手在手心用纤长的手指写下一个字,王俊凯只觉手心触感直达心头带来一阵酥痒,许久才认出那只是简单一个王字。抬头对上王源的视线,却撞进了一片细碎星光。

 

   ‘名字是你赋予我的,请原谅我又贪婪的随了与你相同的姓氏。’

 

 

吃过午饭后他步伐轻快地向屋外走去,千智赫见怪不怪,闲着没事顺腿跟了过去。而眼前的一幕让王俊凯一瞬间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向树边的人扑去----一个小孩用小刀在树皮上乱划着,还抠了一个洞,深的可以看清隐隐泛红的内里。

而一边王源浅绿的衬衣已经有一块被血染透,半敛着眸子静默的站在那里。

 

   小孩还是小孩,看见一只浑身毛都炸起,几近疯狂的的猫吓得扔了刀就尖叫着跑了。王俊凯在原地喘着粗气恶狠狠地吼叫一声转头查看王源的伤势。

 

   他摆手示意无事,唇角却平添一抹苦涩。

 

   树本来就是要为人类服务的不是么?

 

   握住了王俊凯想掀起他衣角的手,倒在了对方温暖的怀抱,在对方干净的沐浴液味道中沉沉睡去。很累了,但是又不可以哭。

 

   王俊凯在短暂的惊讶后紧紧地抱住他,就地坐了下来让王源斜靠在他胸膛。温热透过单薄的衣物传出。王俊凯一只手与他紧紧相扣,另一只手迟疑了会还是圈住了他放在腰上。就这样环抱着他,仿佛他才是那只小小的猫儿。

 

   很难想象这样的小家伙独自在尘世行走了很久。

 

千智赫看了一眼靠在树根的洁癖白猫,视线又回到眼前的树上,摸着下巴考虑云南白药对树有没有用。

 

 

 

………

 

王源睡了很久,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到了很多年前,在他还是棵小树的时候,王俊凯一张小苹果脸,眼睛亮亮的对他说起大海。从此之后大海成了两人一个遥远美好的梦。

 

后来王俊凯离开了,听乘凉的老人说,他去了海边。画面交错,王俊凯还是那个王俊凯,只不过成了一只小猫,高傲的看了他一眼,回头向着远方海岸走去。

 

他哽咽着惊醒,睁眼却是王俊凯放大数倍的担心表情。也许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会不自觉地软弱,他在对方安适温暖的怀抱中蹭了几下。王俊凯不禁红了脸更加怀疑对方生错了物种。

 

妖怪很单纯,他们想到什么就会做出来,不会有太多复杂心思。于是王俊凯把王源摁倒在了草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树精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混乱。白皙的皮肤上泛起好看的红晕。搞得王俊凯都觉得自己好像目的不纯似的,不过看见王源的样子不禁又起了逗弄的心思,没有变回原形。

 

如果人类能够看见精怪的人形,那么这一幕一定能激的人脸红心跳。

 

王俊凯极其缓慢的撩起王源衬衣下摆,逐步露出白瓷似的皮肤,腰腹处小截明显的人鱼线暗示性的滑落藏进深色长裤。王俊凯眯起眼,眸色深邃。手指看似无意的拂过皮肤继续上拉衬衣,直至露出伤口这才记起正事。

 

那死孩子割的几下说深不深说浅不浅,在王源人形身体的胸腹处留下几道伤口微微及肉,而挖的那处就严重些,因为王源本体是植物,便只能等自行愈合,好在血也不会留太多。

 

但王俊凯想的是,自己是动物,唾液可以促进愈合并且消毒。

 

他低下头,垂眸看向王源,“可能会疼,忍一下。” ,说罢伸手轻松摁住王源双手拉至头顶。王源心道植物的痛觉可比你们要迟钝就是不知道你要干嘛。却被王俊凯接下来的举动惊得满脸通红。

 

王俊凯伸出浅红的舌尖,先是舔了下尖利的虎牙,缓缓低头冲他的伤口处呼了一口气,惊得王源战栗了一下,他顺着伤口舔舐,猫科动物粗糙的舌头在伤口嫩肉处舔舐的感觉饶是王源也感到刺痛微微喘息起来。像幼猫般的柔软呜咽令王俊凯心尖柔软。

 

舌尖在伤口巡游一圈,王俊凯满意的撑起身,平素淡色的唇瓣也好像沾了红色,分外好看。王源把头偏到一边,羞愤的咬住下唇,眸光潋滟连耳尖都红透了。看到他这样王俊凯也莫名害羞起来,急急忙忙松开手退到一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我听说唾唾液能消毒….”

 

王源撇过头拉下衣服用手捂住了脸。

 

云南白药都对我没用 你口水能有用吗

此后的一个月王俊凯和王源说话都不敢看他的脸。

 

一来二去,便入了盛夏。

 

一开始王俊凯也只是烦蝉鸣吵到他睡不好,烦自己掉毛。但是他发现在王源身边这些烦恼都会逐渐平静,少年淡然的模样仿佛带有扫平烦乱的魔力。这天他照旧黏在王源身边盯着他看,看见了手臂上的红点,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跟千智赫被蚊子咬后的包一模一样。他好奇地问“源源,树精也会被蚊子咬吗?”  

 

王源递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王俊凯凑过去摸了一下他手臂上的包。

 

王源顿时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像小豆荚,搞得王俊凯莫名其妙。等王源笑够了,王俊凯已经快炸毛了,没办法王源只好乖顺的主动的凑过去蹭蹭他,这下那只猫才满意的重新坐好。

 

王源摆摆手,表示不是被蚊子咬的,又指了指树干。王俊凯挑眉看了看树干,敏捷的几下蹬了上去,上面趴着一只肥大的蝉。

 

王俊凯秒怒,一爪子把它拍了下去。好笑,我的树也是你能吸的?

 

一来二去王俊凯干脆变回原形在树枝间爬来爬去,看见蝉就一巴掌拍下去。王源哭笑不得,坐在地上撑着下巴看那白色的猫儿灵活的动作。看够了又去捡地上的蝉。总共才三只。

 

那他干嘛这么费劲啊?王源疑惑的想。

 

王俊凯跳下来,跑到王源腿边慢慢的蹭他裤子,邀功似的喵喵叫着求夸奖。王源被他萌得不要不要的,蹲下身把他抱起来,一边用脸蹭他一边咯咯地笑着。王俊凯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微微粗糙的触感让王源有些脸红,忽的想起了那天的消毒。

 

走着神又看见王俊凯从他怀里跃下,叼起地上的蝉飞快地窜回了房子。一小会后又听见千智赫的一声惨叫。

 

这怎么了?疑惑的看向跑来的小白猫。

 

王俊凯高深莫测的变回人形说,“千总之前说过他未来对象的标准。”

 

王源继续疑惑的看着他,王俊凯缓缓的说“他说他想要眼睛又大又黑,手脚纤细,会唱歌,声音清亮的对象。”

 

另一边千智赫正睡着午觉,一下被奇怪的东西砸醒了,睁开眼一只又黑又肥又大的蝉瞪着圆溜溜的大眼与他深情相望。千总被迫放下高冷发出了一声无比少女的惨叫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这不刚刚还好好的忽的下起了暴雨,吓得王俊凯赶紧拉着王源躲进树上。他有些发愁,他很讨厌淋雨但千智赫出门了没人接他。王源像看穿了他怕淋雨似的,默默的拉过一旁长满叶子的树枝挡在二人头顶。

 

一时之间二人都没有说话,静静看着雨点打在草地,听着雨滴划过树叶的沙沙声。王源看起来很高兴,眉眼间写着满足。王俊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深深觉得他现在餍足的样子可爱。看着看着王俊凯不知不觉变回白猫跳上了王源的膝头趴了下来。感觉到王源一下一下的顺着他的毛发,内心安逸的不得了。

 

于是伴着植物的清香,温暖的体温,沙沙的雨声,他打起了盹。

 

这样安适的日子过得漫长又温暖,安静又舒适。久到王俊凯感觉自己像陪着王源走过了一生又一世,但是啊那人静默的样子却是一直看不够。

 

有天千智赫一家出行,因为担心王俊凯的食物问题而要带着他一起去海边。一开始王俊凯不愿意,不太想出去,千智赫拿起画册和他讲着海洋的神奇与迷人,稍微的也勾起了他的兴趣。

 

于是王俊凯有些小兴奋的和王源说起海边景色,王源看着身边白衣少年眼中的期待和露出的稚气虎牙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把眼底的慌乱藏了起来,深深地埋到心底。

 

他并不知道只要自己扯扯王俊凯的衣角,微微表现出一点不舍就能让他留下来。

 

王源藏起了所有不该有的情绪,只留下了像当年一模一样的渴望的表情。说到底他还是很喜欢很喜欢海,喜欢那里如同身边猫儿眼眸般的蓝色,想要看到和他一样的风景。

 

另一边王俊凯默默把他向往的样子记到心里,暗下决心要缠着千总带照片回来,要让小树看见蓝海。

 

带着那样的目的王俊凯去了海边,却是一点也没有玩的开心。滚烫的沙子,奇怪的海边植物,蓝色的海,都不如他的小树好看。那些服装裸露的妖艳贱妖精哪有他家清纯的小树可爱。

 

他撇撇嘴,怎么旅行和他期望的一点也不一样。

 

回去的路上他很没精神,趴在桌角听千妈讲电话,忽的一句话惊得他立起。

 

千妈说:“院外那颗有年头的树,据说要砍了。”

 

人们说啊,那棵树可值钱了。很久之前就计划砍了可是好像有人拦着,最近才据说调解好了。

 

 

 

 

目呲欲裂。

 

他浑浑噩噩的在车厢焦急游荡,无数次恐惧到惨叫扒着车门想要快些回去,好证实千妈的话错了。千智赫紧紧搂着他,什么也没说,王俊凯拼命挣扎,最后也放弃了,麻木的等着回家。

 

 

他记得,回家那天雨下的很大很大。电闪雷鸣。

 

他呜呜的哭着,被自己心中的不安惊恐到无以复加。

 

等到终于到家,他拼命迈动不听使唤的四肢窜到熟悉的地方。

 

终是留下了泪哭嚎着扑到了那人身边。

 

那棵树,被拦腰砍断了,露出了内里,是红色。

 

王源躺在泥泞的地上,衬衣沾上了泥渍,整个人一动不动,王俊凯哭着紧紧抱起他搂在怀里,痛苦的大吼。王源有感应似的微微动了动,睁开了眼,微弱地说:“别哭啊..”

  

   王俊凯惊讶的维持着脏兮兮的哭相看着他的眼睛,王源更瘦了,感觉一用力就会碎掉,面色惨白,但他却确实是说了话。干净清澈的音线。

 

讽刺的是,这是在他生命的尽头。

 

王源又动了动唇,王俊凯凑过去听完,流着泪,绝望得看怀中王源的身体一点点破碎成枯叶,慢慢消失。

 

他想留住那些叶子,却怎么也抓不住。

 

他维持着抱住他的动作,在倒在雨后小巷的大树边,心脏慢慢死去只剩空壳。

 

很久很久后,那只心死了的猫才叼起地上系着红绳的木牌疯狂跑走,去了远方。

 

 

 

 

 

那个时候,源又说了什么呢,无人知晓。

 

只是后来,那只有洁癖的白猫,出现在了海边,它已经变得又脏又臭,瘦的要命,他紧紧叼着一个小木牌,身上带着伤,听着海浪温柔的声音。缓缓倒下,永远的睡着了。

 

人们说,那猫像是笑了。

 

 

后记

 

王俊凯睁开眼,坐起身,周身是熟悉的环境,自己头下还压着没看完的歌词。

 

想起梦里,他拿起笔,在歌词上方写下了题目,

 

《树读》

 

 

他深吸一口气,跟着熟悉的旋律缓缓唱着,别人惊讶于他的深情,他的余光却扫到了不远处听得认真的小家伙,不禁破了功笑了出来。立马收到了底下王源带着笑意的眼神,他干脆直接不掩饰的盯着他看,王源被灯光照着,周身隐隐泛绿,嘟着嘴冲他比了一朵小花。

 

 

真是明明还在唱歌。台上一个虎牙抵唇,台下一个眸底沾星。

 

 

 

今生遇你,何其有幸。

 

 

 

 

 


评论(3)
热度(7)
©山庭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