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庭魂

懒死了要

番外

 

无名日记

 

01

搬家了。

我家门口有一棵小树苗。希望他快些长大,于是我去给他浇了水。

02

跟着先生背古文,有太多的地方不够明白。唯独通晓一句的思想。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时所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那个人,一定很思念他的妻子。那么,门口那颗小树又是谁种的呢?那个人还在吗?也是为了纪念谁吗?我不知道,周围的邻居也只是摇头。

我啊,很喜欢那棵树,真希望他快些长大,想要他长得很高很高,我可以靠在他身上读书,可以在烈日之下躲进他的荫蔽,可以攀上他的枝干浅眠。只是等到那时我已经是老头子了吧?

03

明明也有交好的朋友,明明也是和大家说笑着,可总是感觉一直一直身边都少了些什么。我总是习惯于在这时来到树边,安安静静的靠坐着同他说话。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是树好像有魔力一样每当在他身边都会感觉很安心,空缺的部分好像被填满。

我就在想啊,这棵小树是不是已经修炼成了精怪,只是我看不见而已。忽然被自己的想法虐到了,如果那棵树真的是妖,那么他一定很孤单很孤单,世间繁华人来人往,只有他独自在哪里,没人看见没人注视。想说的话别人听不见,拼命跑动也没人看到。就算哭泣,也不会有人安慰。

当我靠着他时,对着他说话时,他的回答我听不见,他的触碰,我感不到。他会有多难过。也许在我伤心时,他已经将我拥抱,而我却还在哭泣。这该有多痛苦呢?

我已经不敢想象,又笑自己想象力丰富。如果国文老师看到我的日记肯定会这样讲:“俊凯啊,平时国文这么烂怎么写日记想象力就这么强了,莫不是在欺负我这个老头子?”

不过,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一直做一棵树,不要成精,会很寂寞。

04

去寺庙求了桃木与红线,歪歪扭扭的刻上了我为他起的名字——“源”。

至于为何叫源,是因为我最喜欢的字除了我的名字,就是源字。

源长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已经比我高了很多。枝繁叶茂,很美很美。闭着眼睛将手掌放在树干上,我能听见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就好像,他在对我说话。任午后的阳光多么炎热,在他身边就是凉爽的。微风很舒适,就好像有人在轻抚着我的脸庞。我不禁轻轻的絮叨着,向他诉说着我对海洋的向往。安安静静的。

如果源是一个男孩,那么他一定很温柔,很善良,很可靠。

05

做了奇怪的梦,梦里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很,清凉?我国文不太好就是这种感觉。另一个有些像我的声音。

那个清凉的声音断断续续微弱说着:“下辈子我想做一棵树,这样就不会再孤单,这样我就可以让你有个可以歇息的地方了。”

像我的那个声音像是笑了,又传来了咳嗽的声音,“那我就做人吧,人类很强大可以保护你,但我也好想当一只猫…”

 

很奇怪是吧。。。总感觉很让人在意…

 

06

时间过的好快好快,不觉间我已经从那个盼着树长大的孩子,变成了大人。明天我就要离开,去往我梦寐以求的海滨。我略带惆怅的依在源的身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不舍,风起了,源在风中绿色的叶片相撞,又发出沙沙的声音。

若有所感。

脖颈后突然被冰凉的液体刺痛了,我抬头,撞进了温和的阳光。

哪里来的雨?

 

07

还是舍不下带着年少气息的白色衬衣,还是舍不下父母已经有些佝偻的身影,还是舍不下高中时的欢声笑语,还是舍不下深灰色的墙壁。然而我必须离开,去往父母期待的那所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在海滨永远定居。

成长到底使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临走时阳光出奇的好,光线刺到我睁不开眼,我伸手遮住阳光背着黑色的书包拖着行李箱,缓慢地前行,就要离开院子前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

棕色的枝干,浅绿的叶片,还有一个穿着绿色衬衫的男孩流着泪冲我笑,站在树边,手腕露出一小截红线。

匆匆一瞥只记得他的眼睛很亮,像装着月光。当我回过神时他已经不见了。

 

08

生活平淡再无波澜。

我今年三十岁,在父母的催促下我还是没谈恋爱,总感觉,我好像一直一直在不停的寻找着一个人。但很不幸,一直没有找到。偶尔的偶尔,我曾经待过的院子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唯一的亮色是我的小树,还有那个男孩。之后我不止一次问过父母那个男孩的事,父母只是摇头。再者毕业后父母也随我在这海滨安了居,生活机械繁杂,竟从此后再没得空回故居。

 

09

好累,想家了,还想做个孩子,待在树下读书,天一黑,父母就会叫我回家,昏黄的灯光下,粥一直是热腾腾的。

 

10

父亲离开了。那个高大的,肩膀宽厚的人不在了,会把我背在背上的人不在了。他躺在棺材里我才发现,原来他现在竟变得如此矮小和单薄。

在母亲的嘱托下,我踏上了前往故居的路,父亲的遗物,只是这次,只有我一人了。走进院子,看着熟悉的一切和源,有种瞬间放松了的感觉。

我仰头看着源深绿的叶子,像从前一样笑了,不带任何忧虑的。

然后下一秒蹲下身抱住双膝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

哭了好久,在睡着的前一秒,感觉有个人心疼的紧搂着我。

 

好像下雨了

 

11

在那之后不久母亲也走了。

 

双重打击下我辞去工作在海边开始写作。

 

我想我大概就会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一直孤身一人。

 

我要找的人还是没出现,没关系,我还有时间,等不到也没关系。

 

一个人已经习惯了。

 

虽然在半夜惊醒时会冷,但没关系,已经习惯了。夕阳下我放下笔,和衣躺在沙发,余晖下蜷缩成最有安全感的状态,入梦的前一秒我看见了翠绿的叶片和棕色的枝干。


评论
热度(4)
©山庭魂 | Powered by LOFTER